社区

正邦集团澄清破产传闻 知情人:公司正与江西国资接洽

发布日期:2022-03-12 02:1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今日(3月1日 )上午,市场上流传出一份关于“正邦申请破产,江西省粮油接手”的传闻。

  当天,正邦科技控股股东正邦集团发布消息,称关于公司“申请破产”等相关内容为不实信息,请广大投资者以公司公开披露信息为准,切勿轻信谣言。对于造谣损害广大投资者利益的恶意行为,公司将保留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公司合法权益的权利。

  不过,关于江西国资有意接手正邦科技的消息或许并非毫无根据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从正邦科技内部人士处获悉,公司正在与江西省国资旗下某公司进行接洽,但并非江西省粮油集团。

  上述人士表示,正邦科技的资金压力较大,本应于2月15日发放的1月份工资,至今尚未发放。

  目前,正邦科技正在通过变卖资产进行资金回笼,昨日(2月28)晚间,正邦科技发布公告称,公司与大北农签署了《股权转让协议》,拟将其持有的8家饲料公司的部分或全部股权转让给大北农。本次合作预计正邦科技可回笼资金20亿至25亿元(以实际交易价格为准),获得11亿至19亿元投资收益。

  受猪周期下行影响预计亏损最高达197亿元,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股份的质押比例,分别达到了85%、84%乃至100%。

  股价跟着一落千丈之后,最近偏偏又碰上了俄乌冲突升级。根据其公示的相关信息,尽管全资孙公司正邦乌克兰责任有限公司早在2019年就暂停了营业,目前对整体运营几乎没有什么影响,但如果后续采购受到影响,也不得不放弃性价比较高的乌麦,转而选择澳麦、法麦等原材料进行替代。

  《正经社》分析师发现,正邦科技的被动在于,这家成立已达26年、上市已近15年的上市公司,竟然如同一个养猪业的生瓜蛋子,对猪周期的认知几近盲目。

  根据此前发布的年报预告,正邦科技预计2021年亏损182亿-197亿元,是生猪养殖上市公司中亏损额最大的公司。上一年度的2020年,其盈利57.44亿元,刚刚实现业绩的历史突破。

  对于亏损原因,正邦科技宣称源于生猪价格下跌、产能扩张速度过快。2021年,正邦科技的单头生猪销售均价为16.6元/公斤,同比下降近一倍,在销量上升叠加销售价格下降情况下,亏损近百亿元。

  此外,此前为了快速扩张而大量外购高价母猪,但在行业周期下行后,又转而陆续淘汰能繁母猪及后备母猪约220万头,导致亏损近70亿元。

  上述两项,成为正邦科技2021年巨亏的“罪魁祸首”。从2021年生猪出栏量增速上看,牧原股份还在正邦科技之前,但相比牧原股份的自营模式,正邦科技的合作模式让其对成本管控力度更差,随着大规模扩张,亏损的窟窿也就越来越大。

  外部因素是猪周期下行,内部因素是激进扩张和管理能力跟不上矛盾爆发,最终造成了严重亏损。

  倒退数年时间,在2018年非洲猪瘟爆发前,为了平抑猪周期的波动,养猪企业也各展手段,如温氏股份轻资产运营养猪,新希望打造“饲料+养猪”的产业链循环,正邦科技则选择了快速扩张,用规模化降低成本。

  遭受2018年的非洲猪瘟影响后,猪周期开始进入上行通道,生猪价格从最低的5元一斤左右,上升到十几元乃至二十元一斤,也正是在这一时期,正邦科技开始大规模投资养猪产业,比如,2019年启动“万头引种”计划,引进全球多个种猪品系,并通过新建和租赁方式扩大猪场数量。

  进入2020年,正邦科技进一步加码养猪业务,甚至定下了“四抢”战略——抢母猪、抢仔猪、抢栏舍、抢人才。这造成了巨大的资金需求,只好又借助资本市场大力举债,当年发行的可转债和非公开募资分别为16亿元、75亿元。

  在资本推动和激进扩张下,正邦科技迅速崛起。2020年,累计销售生猪955.97万头,在略微落后牧原股份的情况下,第一次坐上了行业第二交椅。业绩方面,当年营收、净利润也分别达到490亿元、57亿元,比上市以来所有年度的总和还多。

  2020年的这份成绩,充分证明了规模化效应在猪周期上行时,能够带来最大化的收益。

  但是,《正经社》分析师发现,正邦科技一味扩张的背后,却是对猪周期认知的不足乃至盲目。规模激进做大后,一旦周期上下逆转,刚刚享受到的业绩暴涨红利,转眼间就裂变成了巨大的消化负担。

  有鉴于此,在2021年这个生猪养殖行业的“寒冬”,生猪出栏价跌幅接近75%,正邦科技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,已不足为奇。

  正邦科技2019年以来的激进扩张,导致负债率大幅攀升,固定资产规模也跟着倍增。到了2021年三季度,资产负债率已经升至75%,高于同行业的温氏股份、牧原股份和新希望,负债规模在2021年维持在450亿元左右。

  正邦科技的大部分投资和借债资金都用在了扩大生产,2010年还只有10亿元的非流动资产,在2020年已经倍增到276亿元。十年近30倍的资产扩张下,让其迅速从一家地方养殖企业,成为行业出栏量第二大上市企业。

  然而,到了2021年,伴随着猪周期下行、收入减少的,是原材料价格还在上涨,导致养殖成本大幅增加,严重地影响了利润和经营性现金流入。

  于是,在业绩巨亏和债务增加的同时,现金流问题也日渐恶化。2021年三季报显示,经营性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-17亿元,去年同期则为45亿元。账上货币资金虽然还有60亿元,但各类长短期借款以及应付款项合计超过了300亿元。

  为了缓解资金压力,2021年12月,正邦科技向控股股东正邦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江西永联紧急借款50亿元,并将旗下江西正邦食品有限公司100%的股权转让给了正邦集团,为自己“瘦身”。

  正邦科技2022年2月9日对外透露,控股股东正邦集团已与江西铁路航空投资集团有限公司(由江西省发改委管理的副厅级全额拨款事业单位)签署不低于100亿元的合作协议。目前,江西铁路航空投资子公司已为正邦科技代采约8000万元的饲料,后续将在整体合作协议约定金额的基础上持续开展具体业务。

  作为江西地区知名民企,正邦科技得到国资输血的同时,也没忘了向外界宣称,其不会步雏鹰农牧后尘。

  然而,频繁掏家底的情况下,控股股东正邦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的资金链也紧绷了起来。眼下,正邦集团、江西永联所持股份的质押比例,分别为85%、84%,其他3家一致行动人中,有两家的质押比例都为100%。

  对此,正邦科技2月25日公告宣称,控股股东正邦集团未来半年内无到期的质押股份,一年内到期的质押股份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只有26.32%。并声称正邦集团、江西永联、邦鼎投资及邦友投资资信状况良好,具备资金偿还能力,目前不存在平仓风险。

  由于2021年的严重亏损,一些市场声音也发出质疑:“正邦科技会是下一个雏鹰农牧吗?”

  《正经社》分析师认为,正邦科技还没有到雏鹰农牧那样山穷水尽的地步。雏鹰农牧的核心问题是负债规模极大,且偿债发生问题,现金流严重恶化,这也源于战略的失败,比如,在模式不成熟情况下开店卖猪肉,布局高端藏香猪场甚至为了延伸渠道投资沙县小吃。

  相比而言,正邦科技虽然在猪周期下行过程中亏损严重,但并未将资金消耗在其它非主业板块,使得资金链断裂的风险尚能被遏制。

  对于2021年的生猪出栏量,正邦科技此前预计在2500万头以上,近期又在回复投资者问题时,透露为1492.67万头。梳理其它生猪养殖上市公司的该项数据,其应当是依然位居行业第二位置。但随着大量生猪出栏止损,以及淘汰能繁母猪及后备母猪,生猪储备却正在日益亏空。

  近期在跟投资者互动时,正邦科技还宣称,存栏能繁母猪38万头,后备母猪22万头。基于GGP+GP仍有10余万头存量,且伴随着海外引种繁殖成绩的提升,随时可以进行高效优质二元母猪补充,为后续产能上量提供充足保障。

  猪周期一般3-4年为一轮,目前猪周期下行已经接近一年时间,不论市场投研分析还是猪肉行情,已经呈现底部企稳的态势,甚至有多家券商研报分析称,2022年6-8月时,猪周期将见底。

  但面对即将过去的至暗时刻,对比同行业上市养猪企业——牧原股份此前公布的能繁母猪超过250万头,同样亏损严重的新希望和温氏股份,各自拥有的能繁母猪也都超过了100万头——正邦科技的储备,又明显地显出了薄弱一面,即便不受俄乌危机影响,又扛过了此轮猪周期的下行危机,养猪业出栏量第二的位置恐怕也难以保住了。

免费问卷调查平台-问卷网,拥有创新的编辑界面和结果分析界面,海量的问卷和表单模板,提供20余万精品模板;支持微信,微博,QQ等多种发布模式。专注于为企业和个人提供问卷表单的创建,发布,管理,收集及分析服务。